您现在的位置:首  页 >> 青年家园 >> 生活感触
【立夏】夏天只是西瓜做的一场梦

【立夏】夏天只是西瓜做的一场梦

如果夏天只是西瓜做的一场梦,那我希望西瓜不要醒来。

——题记

春分和夏至,无论是视线淡淡的扫过,亦或是从唇齿间喃喃读出,自有一股眉上风止的缱绻。是时令也是判决,是三月的翠绿六月的浓,是春色有匪和夏意揉,春分一程,夏至已至。

夏至,太阳运行至黄经90度,直射北回归线,星群开始突破封锁隐现,藏匿于行人回首的脸。“夏”字往下接,得是“天”字,夏天的天变幻莫测,东边日头西边雨,对流旺盛,午后降雨是常事,但往往也是歇个脚的功夫就停了,乡间称,下雨隔牛背,也是不无道理;“夏”字往上接,得是“苦”字,仲夏时节苦于天热夜短,寝不安席徒增烦躁,祈开轩院内纳微凉。

西瓜之于夏天,就像是冰块之于可乐,属于“有无灵魂”的讨论范畴。前几年微博上一个话题引发全民追忆,叫做“夏天的味道”,得票率最高的正是凉争冰雪甜争蜜的西瓜,独以消得温暾顾渚茶。

那时候,没有20度的空调,没有冰柜里的啤酒,没有大风扇包围的烧烤摊,没有冰块上堆积的火锅食材,没有灯红酒绿穿行之际各种制冷设备在墙体内嗡嗡作响的机械声,那时候的夏天,充满烟火气的可爱。

那时候,夏天是天空会悬挂火烧云的味道,是吃一口才能安睡的绿豆沙味,是外婆手中大大的蒲扇,是小卖铺里沁凉的汽水,是稻草堆里的蛐蛐声,是纱窗外洒落的星空,是两毛钱的糖精冰袋,是可以分享的白糖冰棍,是在此刻我舔着冰淇淋却更想念小时候的井水西瓜。

西瓜有多重吃法,可以从中横切两大半,拿着家中的不锈钢大勺子舀着吃,比较“奢侈”,但最为畅快;可以用中国传统的刀工切成整齐的几十块,大家一拥而上分食,这个适合人多的情景;可以把果肉单独切放在盘子里,上面插几根牙签,方便干净又卫生,是近几年较为流行的吃法,适合空调房,却无形中少了几许人情味;还可以酸奶红豆浇淋做成水果捞,类型种种,不一而足。

作为中国各地认可度极高的西瓜,在八九十年代的人家,会将其放在木桶,置于十几米深的井水里,地下井中自带的寒凉就是最好的“冰库”,破来肌体莹,嚼处齿牙寒,一口咬下,瞬间逼出体内囤积的热气,冰心,退炎,生凉,关键的一点,多得。树荫下蚊虫绕着灯,脚凳旁外婆眯着眼,手中的蒲扇却不改频率,摇的飞快。

深井中的系木桶的绳子不知堆放在了哪件废旧的仓库,木桶早已做了灶下的柴,被空调的凉意逼醒,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西瓜。如果夏天只是西瓜做的一场梦,那我希望西瓜不要醒来。

录入:中国水电五局  拟稿:夏至  来源:中国水电五局团委  审核:办公室  点击:186 次  更新时间:2020/6/19 8:28:00